手機網
微信

杭州臨安發現一段五代吳越國衣錦城城墻

2019年10月23日 8:53來源:都市快報

  臨安發現一段五代吳越國衣錦城城墻

  城墻所在的錦城板塊35號地塊終止出讓 下一步要根據它找出整個衣錦城

  記者 劉云 朱振輝

  10月21日,浙江省國土資源網上交易系統發布了一個緊急公告:因周邊道路施工,有重大考古發現,終止臨政儲出【2019】35號地塊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掛牌出讓。特此公告。

錦城板塊35號地塊現場大門緊閉,施工已暫停。攝影 江玥

  重大考古發現?

  看到公告,我們昨天聯系了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唐俊杰。唐俊杰很高興,“公告已經發了?那說明是保下來了太好了!”

  為什么要保下這個地塊?

  唐俊杰說,是因為找到了五代吳越國衣錦城的城墻!這個地塊已經勘探了一段時間,因為涉及土地出讓前置考古,勘探工作必須嚴謹認真。

  “城墻找到了,能終止土地出讓,是好事情,說明臨安區政府對考古工作很重視!”

  唐俊杰說,衣錦城的這一段城墻的發現意義重大,但規模有多大,城門在哪里,城里街巷布局如何,現在都還不知道,而市考古所主張保下來,就是想繼續好好深入做下去。

  接下來,市考古所將對這個地塊,以及相鄰地塊做一個詳細調查,看看這個地塊和衣錦城的關系,爭取把衣錦城找出來。

  之所以說,衣錦城的這一段城墻是重大考古發現,畢竟找到了城墻,就可以根據它繼續把整個衣錦城找出來,就可以確認衣錦城的范圍大小,所以當然重要。相當于,對衣錦城的探索,這是剛剛起了個頭。

  找到衣錦城城墻的地方,是在臨安的哪個位置?根據資料,它位于錦城板塊,屬于臨安的老城區,周邊商業、學校、醫院等配套都比較成熟。

  昨天中午,我們趕去現場,實地瞧了瞧。

  公告上顯示的臨政儲出【2019】35號地塊,距離杭州市中心約1個小時車程。

  它位于城中街與天目路交叉口的東南角上,北側與東側都是已交付的小區,南側緊挨著的,是一家大酒店的停車場。

  這里外圍一圈都被白色的圍墻圍了起來,整塊地只有北側一個進出口,深灰色的大門從內鎖住,沒有看到工作人員在這里進出。

2017年3月,臨安區政府改建挖出的地窖

  透過鐵門間的縫隙,可以看到一些內部的景象——

  這是一塊剛剛準備開挖施工的土地,大門的正對面,有臨時設置起來的黑色遮陽棚。一旁石塊與泥土摻雜著的土堆上面,覆蓋著防止揚塵的綠色編織網,不遠處,一左一右兩臺挖掘機孤零零地停放在土堆上面。現場靜悄悄的,顯然已經停止了施工,不過,從地面上密密麻麻的輪胎印上,可以想象到之前的忙碌。

  在拍照的間隙,現場有工作人員向我們揮了揮手,告訴我們不要拍照。對于內部的情況,他表示并不清楚。

  我和街對面配匙、修鞋店的老板李阿姨聊了聊。李阿姨這家店已經開了20多年了,據她回憶,這塊地上,原本有著幾幢商用樓與一所小學,在2017年10月開始拆除。

  當我問起,是否知道這塊地上找到了五代吳越國衣錦城城墻的時候,李阿姨一點也不驚訝:“一個多月前,工地上的工人在隔壁水果店買東西的時候,就說起過了,說里頭挖出了古代遺跡,不過具體是什么,我們就不知道了。”

  隨后,我來到了這個地塊南面的酒店頂樓,在21樓的高度向下望去,整個地塊的全貌一覽無余。可以注意到,在地塊的居中位置,有一個邊長約為50米的正方形淺坑,被分割成幾個小塊,應該就是考古挖掘的探溝了,上面已經鋪上了黑色與綠色的編織網。

  透過地塊北側高層住宅間的縫隙,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不遠處,錢武肅王陵景區的樣子。

  很多人都好奇,找到了衣錦城的一段城墻,是很重大的考古發現嗎?

  那當然。

  我們具體來說說,很多人都不熟悉的——衣錦城。

  制圖 張琳

  896年到978年 錢镠統治兩浙80多年

  說衣錦城之前,必須要先說一個人,錢镠。

  在杭州,沒有人不知道他。西湖邊,南山路上有錢王祠;錢塘江邊,聞濤路江虹路口,有錢王射潮的雕像,這都表明了他和這座城市的牽連。

  他的子孫也非常牛,比較著名的有錢穆、錢鐘書、錢學森、錢偉長、錢三強等。

  錢镠,在戰亂頻繁的晚唐時期,生于臨安,鹽販出身,成名于杭州。

  說他成名,是因為896年,錢镠滅董昌,割據兩浙;907年,封吳越王;923年,封吳越國王。從鹽販一路做到了吳越國王,現在都喜歡說勵志,比起來,那他絕對是勵志的代表啊。

  從896年到978年,錢镠統治兩浙80多年,他的疆土有地十三州(蘇、杭、越、湖、秀、婺、睦、衢、臺、溫、處、明、福)、一軍、八十六縣,版圖相當于今浙江省、上海市(不含崇明島)以及江蘇省東南的蘇州、福建省北部的福州等地。

  作為管理這么大地盤的吳越國王,錢镠無疑是成功的。他當家時,吳越國的基本國策是“保境安民”“善事中國”,從而也讓吳越成為“地方千里,帶甲十萬,鑄山煮海,象犀珠玉之富甲于天下”之地,而杭州也成為人文薈萃的“東南形勝第一州”。

  在他的疆土中,“十三州一軍”里的“軍”,說的是衣錦軍,不要誤會哦,衣錦軍并不是說一個軍隊,“軍”在那個時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建制,后來演化成一個辦公場所,就好比是縣政府一級的軍事機構,以原臨安縣為主(不含於潛、昌化)。

  那么,衣錦軍、衣錦城,和錢镠有什么關系呢?

  前面說了,錢镠老家臨安,功成名就后,他懷著對故鄉臨安不一般的感情,先后幾次改名——

  在890年至907年間,臨安縣不停改名,先后叫過安眾營、衣錦營、衣錦城、衣錦軍。

  907年,叫安國衣錦軍。“安國”,取“定亂安國”“國泰民安”意。908年,叫安國縣。901年,錢镠衣錦還鄉,改石鏡山為衣錦山,大官山為功臣山,茅山為安國山。979年,衣錦軍改順化軍,取“歸宋順化”意。980年,廢順化軍,改為臨安縣,以后縣名無改。

  這樣看就很清晰了,衣錦城,就是錢镠駐扎了親兵的地方,它兼具軍治、家宅、家廟三項功能,其規模略等于縣城。

  推測—— 衣錦城平面呈方形,有城門四座 構筑精良,極為牢固

  這個問題,臨安文物館館長張惠敏,在2016年寫《五代吳越國衣錦城初步研究》的論文時,曾經探討過——

  在錢镠修筑衣錦城前,太廟山區域并沒有城池建筑,是錢镠首次選址,在此修建了城池。

  根據《咸淳臨安志》“臨安縣境圖”來看,它北依太廟山,前案石鏡山,南朝功臣山,苕溪、錦溪二水環繞,地勢開闊,是一處宜居、宜守的絕佳位置,對古代選址修建城池的要求來說,很符合了。

  建,是建了多大呢?

  宋代,沒找到有關衣錦城的修建記載,只有《盛淳臨安志》記載說“臨安縣城,周回五百二十步”,應該就是衣錦城的范圍。

  《臨安縣志》載:明洪武初年,筑臨安城土垣“周五里,高一丈”。《萬歷臨安府志》則稱:“衣錦城,周五千五百六十步。”

  根據史料來推測的話,衣錦城與五代時期的十國都城相比,規模、面積要小很多,比如吳越杭州夾城“凡五十余里”、羅城“周七十里”等;但和吳越國其它縣城相比,規模就基本相當了。

  有城就有城門,《萬歷臨安縣志》里說衣錦城有四座城門,“東曰迎恩,西曰惠政,南曰望錦,北曰拱辰”。而《臨安縣志》記載“武肅時,唐昭宗賜名衣錦,門四,東迎薰,西惠政,南望錦,北拱辰。” 兩個記載,只有東門的名字是不一樣的。

  衣錦城在行政級別上,和縣級相同,城墻規模應該也是縣級標準。關于城墻,從史料中沒有找到具體的構筑形式記載,但從當時的戰事、唐昭宗的詔文中,可以看出衣錦城有較強的軍事防御能力。

  《資治通鑒》中說:“臨安城堅,久攻不拔,欲歸,恐為镠所邀,乃遣人守衛镠祖考丘壟,禁樵采,又使顧全武通家信……”

  那么,我們可以推測一下——衣錦城平面呈方形,有城門四座,城墻為磚包夯土結構,外設壕溝,與吳越國所屬各縣城形制規模相當,構筑精良,極為牢固。

  但這些目前都僅限于推測哦,它究竟是怎樣一座城,還是要等待進一步的考古結果。

  衣錦城,就是衣錦軍的軍治所在 集軍治、家宅、家廟三項功能為一體

  衣錦城,源于安眾營,最初是錢镠屯兵、聚兵之地,它的首要功能應該是軍事防御。在錢镠逐步擴大統治范圍,獲得五代朝廷封賜后,才升為衣錦城、衣錦軍。

  而衣錦城,就是衣錦軍的軍治所在,是吳越國在臨安的行政中心機構所在地,從《咸淳臨安志》宋版“臨安縣境圖”中可以看到,衣錦城作為縣城的功能一直延續到南宋,一直到現在,它仍是臨安主城區和行政中心所在地。

  錢镠去世前,曾多次巡視衣錦城,可能對錢镠來說,衣錦城還兼具了錢氏家宅的功能,畢竟這里還有錢王生祠、五王廟、太廟等。

  可以說,錢镠對于集軍治、家宅、家廟三項功能為一體的衣錦城,修建是十分用心了。

  錢镠對故鄉情深,兩次衣錦還鄉,宴饗父老,多次巡視衣錦城,死后歸葬城北太廟山。

  這些年,臨安一直在陸續尋找錢镠在這里留下的遺址、遺跡,已經陸續發現了吳越國王陵墓葬、寺址塔幢、衣錦城等,初步揭露了吳越國文化遺產在臨安區“一城護三陵,佛寺星羅布”的布局。

  2017年以來,在臨安區的考古勘探和發掘中,杭州市考古所的考古隊員已先后發現了衣錦街北側區政府內的吳越國遺址、吳越街南側光孝明因寺(凈土禪寺)遺址、太廟山南麓新石器時期至商周時期遺存等10余處考古遺址。

  就拿區政府內吳越國建筑遺址來說好了,2017年3月,臨安區政府改建大院里的一個地面停車場,準備往地下再挖一層,沒想到陸續挖出了“大唐”文字磚、蓮花紋瓦當、越窯青瓷等。后來,經杭州文物考古研究所專家們的搶救性考古發掘,竟然在這里挖出了錢镠的“房子”。

  專家團隊認為可能性最大的,是古代的衙門。也就是說,在臨安區政府里挖出了1000多年前的“區政府”。還有專家做了一個更具體的推測——錢镠曾前后兩次衣錦還鄉,都大宴鄉親,很可能就是在這個地方。

  這些建筑遺存,都與衣錦城密切相關,且規模宏大、營建考究,代表了當時當地最高的建筑技藝,是反映這座城市發展的最好實物例證。

  今年5月,臨安區公布了“臨安吳越國文化考古遺址公園”的規劃建設方案。未來,這些考古遺產將融入城市布局,以文化載體形式助力城市發展。

作者:記者 劉云  
編輯:程棟

相關新聞

蕭山網版權聲明

    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蕭山電視臺、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蕭山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圖片新聞

頭條推薦

視頻推薦

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北干樓宇 錢塘新聞網
11选5缩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