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網
微信

賭上命也要生!33歲再婚媽媽怎么也攔不住:沒共同孩子的家庭不圓滿……

2019年10月24日 20:23來源:錢江晚報

  “如果你們再不讓我生,我就回家躺著,躺到我孩子出生的那一天”,這是33歲的準媽媽吳月(化名)在產科病房說出的一句話。

  吳月患有高血壓,且一直控制得不好,曾一度因此引產。對她來說,生寶寶就是拿自己的命來做賭注。

  一邊是媽媽的生命,一邊是寶寶的生命,醫生該如何抉擇?

  1

  不圓滿的婚姻

  33歲的吳月是江蘇人,2005年,她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但是,沒過多久,圓滿幸福的家庭就遭遇了婚變,孩子被判給了前夫。

  幾年后,吳月再婚。2011年,她懷孕了,孕5月時,她被發現血壓升高,上壓最高達240mmHg。追溯病史,她已患慢性高血壓多年,但一直沒有正規治療。這場妊娠最終以高血壓導致吳月的短暫失明和胎兒的引產結束。

  或許是天生的母愛,或許是過往婚姻帶來的不安全感,吳月總覺得,沒有共同孩子的家庭并不圓滿。她并沒有放棄,今年年初,不顧上一次引產后醫生的反復叮囑,她再次懷孕了。

  2

  屢次的遭拒

  懷孕前,吳月的血壓就控制的不好,孕2個月時,盡管堅持服用降壓藥,她的血壓還是站上了220/130mmHg,這讓當地醫院的醫生也驚慌失措,在醫生看來,引產,是毋庸置疑的選擇。“這家醫院不收就換一家”,短短幾個月內,吳月輾轉了多家醫院,在其中一家醫院,她做了排畸檢查,胎兒并無任何異常,這更堅定了她要這個寶寶的決心。但是,沒有醫院愿意接受這個“執著到瘋狂”的孕婦。

  孕23周時,經人介紹,吳月來到了浙大二院產科,她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在浙二產科門診檢查時,吳月的血壓就高達180/120mmHg,并且還患有妊娠期糖尿病。由于長時間的高血壓,吳月的眼底也發生了明顯的改變,正常人的眼底動脈與靜脈的粗細比為2:3,而她的比值為1:4——眼底動脈明顯痙攣、極細,強烈的動脈收縮,讓她隨時都有再次失明的危險,且可能比上次更嚴重。產科王利權主任很快將吳月收治入院,建議其盡快控制血壓和血糖后終止妊娠。

  入院后,王利權主任馬上邀請了心血管內科、兒科、眼科、腎臟內科等相關科室組織了多學科討論,討論結果也是:盡快終止妊娠。

  于是,在醫生幾次三番的談話后,吳月說出了文章開頭的那句話。

  3

  雙重的矛盾

  吳月的固執,給浙二的產科醫生們出了一道很大的難題。

  保?母親的風險太大!引產,母親萬般不肯!

  “她這么說,我們當然不忍心讓她就這么回去,萬一她真這么干了,只是在家干躺著,那一旦發生了意外……這違背了我們救死扶傷、治病救人的初衷”,王利權主任說,“但是,嚴重的高血壓對母親來說是非常危險的,它不但會造成眼底改變及出血,導致失明;而且,血壓過高、波動過大,極易發生腦血管意外,從而危及到母親的生命。在住院過程中,她還出現了嚴重的蛋白尿,被診斷為慢性高血壓合并重度子癇前期;而嚴重的慢性高血壓合并重度子癇前期極有可能導致子癇發作,發生HELLP綜合征、胎盤早剝、肝包膜下出血或破裂等嚴重并發癥,讓母親和胎兒的生命都面臨巨大威脅。”

  什么是子癇前期和胎盤早剝?

  子癇前期是指妊娠20周后,出現血壓升高伴蛋白尿或其他臟器損害,并可出現頭痛、眼花、惡心、嘔吐、上腹不適等癥狀。子癇是子癇前期基礎上發生不能用其它原因解釋的抽搐,是子癇前期的嚴重階段,是嚴重威脅孕產婦生命的疾病。

  胎盤早剝是指正常位置的胎盤在胎兒娩出前,部分或全部從子宮壁剝離,容易引起胎兒缺氧死亡、孕產婦大出血、DIC(彌散性血管內凝血),是造成孕產婦和胎兒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她還是執意要保孩子。

  “在產科,我們經常遇到這樣的矛盾,這種矛盾存在于醫學治療原則和患者的意愿之間,有時,患者的意愿非常強大,但這意愿完全違背治療原則,這個時候,醫生該怎么辦?”

  為了保證吳月的安全,王利權主任組織多學科團隊反復探討診療方案,采用各種降壓手段穩固吳月的血壓,并且輔以解痙、鎮靜、擴容利尿、降血糖等治療。但隨著孕周的增大,母親的負擔越來越重,血壓也越來越難控制。

  “她的血壓太高了,上壓幾次沖上200mmHg,我們醫生的心理壓力非常大,幾次找患者和家屬談話,但患者依然堅持。產科是個迎接新生命的地方,充滿幸福和希望,我們最害怕在原本的歡樂時刻突來一場悲劇”,王主任說,“更為矛盾的是,對于母親來說,越早結束妊娠越好;但對于胎兒來說,越早出生健康存活的可能性越小,未來腦癱等嚴重并發癥的概率也越大。這兩者之間,怎么找到一個平衡,何時終止妊娠,對我們產科醫生是一個極大的考驗。”

  4

  搏命的禮物

  在產科醫護人員精心的護理和治療下,吳月度過了有驚無險的一天又一天。孕31周時,盡管幾番調整用藥,吳月還是出現了嚴重的蛋白尿,大量胸水、腹水,并且出現明顯的頭暈、頭痛癥狀。一系列檢查還發現,由于母親的嚴重慢性高血壓合并重度子癇前期,胎兒與母體之間的營養交換出現了問題,已明顯影響了宮內胎兒的生長發育,出現了宮內生長受限,且已提示胎兒宮內缺氧可能。

  王利權主任馬上決定予以剖腹產,終止妊娠。

  各種疾病合并下,手術風險很大,術中,見到約1200ml腹水。打開腹腔、子宮,從吳月腹中抱出了一個小小的新生兒。

  寶寶重1230g,約只有正常足月新生兒的1/3體重,也明顯小于同孕周出生的胎兒,好在出生評分尚可,后送入浙二新生兒科病房,由兒科團隊進行進一步評估和治療。

  這一場與難治疾病之間的斗爭,最終迎來了勝利。

  術后8天,吳月出院了。出院后19天,吳月帶寶寶前來復查,通過浙二產科和兒科評估,母子倆恢復良好。

  王利權主任說:“盡管這個結局是美好的,但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心有余悸,雖然這是患者本人的選擇,但這種事情,一旦發生意外,我們心里都會覺得難辭其咎,生命的重量,太沉了!”

  在很久以前,女性生孩子的風險很大,被形容為一只腳踏進鬼門關,隨著醫學發展,生產風險已大大降低,但是,仍有一些疾病屬于懷孕禁忌。去年,有一位肺動脈高壓患者執意懷孕產子,盡管生產后接受了肺移植手術,但她還是在半年后去世了,無法再陪伴孩子成長,這件事情引發了諸多討論——醫學倫理學的基本原則是病人利益第一、尊重病人、公正,但當病人利益與尊重病人之間出現嚴重沖突,該如何抉擇?

  或許沒有人能給出確切的答案,但這樣的矛盾,在臨床上,還有很多。

  “我們尊重患者的選擇,但不希望這個選擇是在一條生命和另一條生命間,畢竟,即使醫術再精湛,奇跡也不會每一次都發生。”

作者:方序 周昀潔  
編輯:曠野

相關新聞

蕭山網版權聲明

    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蕭山電視臺、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蕭山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圖片新聞

頭條推薦

視頻推薦

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北干樓宇 錢塘新聞網
11选5缩水app